137-5727-7111

137-5727-7111

您现在的位置是:湖州刑事律师网>成功案例>正文

非法拘禁罪案例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5-10-30

[案情]被告人舟某,男,24岁,某县派出所民警。被告人舟某了解到与自己妻子婚前有过两性关系的某铸造厂工人洪某有赌博行为时,在未受任何领导指派的情况下,于1998年3月15日下午4时许,将**唤到自己房间里对洪有否有赌博行为进行讯问,在洪矢口否认的情况下,舟将洪的双手反镑在床脚上,对洪拳打脚踢,并用电警棍触击洪的身体,洪忍受不住,大声叫喊,舟便用数张厕所内粘有粪便的手纸赌洪的嘴。在堵嘴时,洪提出要解大便,舟将洪的裤子、鞋全部脱光,拿过一个脚盆让洪大解,洪感到不适提出不便。舟见状恼羞成怒,又用电警棍触洪的生殖器,并问洪“强奸了几个妇女”,洪当即否认。下午7时,舟将洪从自己房间拖到办公室,将其双手反锗在长椅上,令洪光着下身跪在地上继续讯问,并对洪拳打脚踢,电警棍打头,洪被打的遍体鳞伤,最后,洪被迫承认曾参与过两次赌博,被罚款200元后,在深夜12时方让回家。

  [问题]舟某的行为是否构成刑讯逼供罪?为什么?

  [法条]刑法第238条第247条

  [分析]刑法第247条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的,构成刑讯逼供罪。刑法第238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成立非法拘禁罪。两罪区别的关键在于,行为人所实施的行为是利用职权所进行的一种职务活动,还是滥用职权所实施的一种个人行为,而不在于被告人是否具有逼取口供的主观故意,是否实施了肉刑逼供的客观行为。结合本案具体情况我们可以看出,舟某虽然身为人民警察,但其对所谓有赌博行为的嫌疑人洪某的审查既没有接受任何指派,又没有掌握其赌博的证据,而是出于对被害人与其妻子婚前曾有过两性关系的仇恨心理,为泄私愤,而溢用职权对被害人洪某进行报复的个人行为。这一点,从被告人舟某逼问洪某“强奸过几个妇女”的问话中和将自己的宿舍作为刑讯地点足以印证,尤为严重的是,在对被害人用戒具拘禁期间,还采用大便手纸堵嘴的卑劣手段,对洪某进行侮辱摧残。因此,被告人崔某的行为,完全是假借司法权而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对他人人身权利进行侵害的非法拘禁行为。故按照我国刑法的规定,以非法拘禁罪对被告人舟某定罪科刑是比较适宜的。

  [结论]舟某的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

「案情」

被告人:周建忠,男,27岁,河南省淅川县人,原系淅川县公安局滔河镇派出所民警,住该县黄庄乡周营村。1999年4月19日被辞退,同年5月20日被逮捕。

1998 年12月11日中午,淅川县公安局滔河镇派出所接一群众报案称被他人抢劫。当夜10时许,该所民警周建忠等人在副所长贾晓东的带领下,前往滔河乡孔家峪村传讯涉案嫌疑人许国亭。许不在家,即传唤许的妻子鲁楠到滔河镇派出所,由被告人周建忠、协理员赵峰将鲁楠带到周建忠的办公室由周进行询问。在询问过程中,鲁楠以制作的笔录中一句话与其叙述不一致为理由拒绝捺指印,被告人周建忠经解释无效,即朝鲁楠的腹部踢了一脚,并辱骂鲁楠。当时鲁楠已怀孕近两个月,被踢后称下腹疼痛,被告人周建忠即喊在其床上睡觉的赵峰把鲁楠带到协理员住室。次日上午8时许,鲁楠被允许回家,出派出所大门,即遇到婆母范条芝,鲁向她诉说自己被踢后引起腹疼。当日下午,鲁楠因腹部疼痛不止,即请邻居毕春焕帮忙,雇车将她拉到滔河镇派出所,又转到滔河乡卫生院治疗。后鲁楠经保胎治疗无效,引起难免流产,于1998年12月23日做了清宫手术。经南阳市中心医院刑事医学鉴定,鲁楠系早孕期,外伤后致先兆流产,治疗无效发展为难免流产。又经淅川县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鉴定,鲁楠的伤构成轻伤。

「审判」

1999年7月6日,淅川县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周建忠犯暴力取证罪向淅川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被告人周建忠辩称,我只在鲁楠的腿部踢了一脚,我的行为与鲁楠的流产无直接因果关系,不构成暴力取证罪。其辩护人认为,鲁楠在1998年9月10日做过流产手术,同年12月份不可能怀孕,南阳市中心医院刑事医学鉴定是建立在错误诊断基础之上,不应作为依据。并当庭出示了以下证据:(1)死婴验尸报告,以证明鲁楠在1998年9月10日做过流产手术。(2)赵克忠主编《妇产科学》教材关于内分泌系统变化显示: “卵巢功能恢复时间不一,不哺乳产妇平均产后4-8周月经复潮,约产后10周恢复排卵”。(3)滔河乡计生所1999年3月24日健康检查证明:鲁楠怀孕两个月。(4)滔河乡卫生院妇产科医生杨东卫、王华证:当时做的是不全流产清宫手术,清除残留部分胎盘组织,所以无法检查出怀孕时间。

淅川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后确认,本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害人鲁楠陈述:被告人周建忠在对她询问的过程中,照其下腹部踢了一脚,致下腹疼痛,难免流产。这一事实有南阳市中心医院刑事医学鉴定结论证实;证人贾晓东、肖建波、赵峰、毕春焕等人的证言,也证实被告人周建忠具有作案时间,同时排除了鲁楠有受其他损伤的可能。以上证据经当庭出示、质证、查证属实,形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条,本院予以采信。被告人虽然供述踢在鲁楠腿部,但其供述实施行为的时间、原因、主观动机与被害人的陈述一致。被告人的辩护人所提供的死婴验尸报告和有关教材,从时间上不能排除鲁楠在1998年12月份怀孕的可能性;而提供的鲁楠在1999年3月24日已怀孕两个月的证明,恰恰印证了鲁楠在流产一个月后即能受孕的事实。辩护人所提供的证据,不能否定滔河乡卫生院医生的证言、病历、处方及诊断证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也不能举出证据证明鲁楠的难免流产系其他原因所致。因此,被告人的辩解与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淅川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周建忠身为公安干警,在执行职务中,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其行为已构成暴力取证罪。淅川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辩解理由与事实不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据此,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于1999年7月21日判决如下:

被告人周建忠犯暴力取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page]

宣判后,被告人周建忠不服,以“鲁楠没有怀孕,构不成轻伤,我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为理由,提出上诉。

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二审审理后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被告人周建忠在向鲁楠取证时,朝鲁楠的腹部踢一脚,致使鲁楠流产,构成轻伤,这一事实有被害人鲁楠的陈述予以证实,还有滔河乡卫生院对鲁楠的诊断证明、清宫手术证明、B超报告单,南阳市中心医院的刑事医学鉴定书,淅川县人民检察院的检察技术鉴定予以佐证。因此,被告人周建忠辩称“鲁楠没有怀孕,构不成轻伤”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被告人周建忠身为司法工作人员,在调查取证过程中,当场使用暴力逼取被害人鲁楠的证言,致使鲁楠流产,构成轻伤,其行为符合暴力取证罪的构成要件,被告人辩称其行为不构成犯罪的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据此,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于1999年9月10日作出刑事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暴力取证罪是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增设的新罪名,本案也是新刑法实施以来南阳市法院系统审理的首例暴力取证案。

暴力取证罪,是指司法工作人员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行为。其构成要件是:(1)犯罪的主体是司法工作人员,即指有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责的工作人员,不限于在公安、检察、法院、监狱等机关工作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2)在主观方面只能是直接故意,且具有逼取证人证言的目的。(3)犯罪的对象为证人,即司法工作人员和案件当事人以外的了解案件情况的人。侵犯的客体是公民的人身权利和国家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4)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司法工作人员对证人实施殴打、捆绑等危害证人身体健康和人身自由的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同时又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保障证人及其亲属的安全”。“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必须保证一切与案件有关或者了解案情的公民,有客观地充分地提供证据的条件”。本案被告人周建忠身为司法工作人员,采取殴打的方式逼取证人证言,造成被害人鲁楠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暴力取证罪,人民法院以此罪对他定罪判刑是正确的。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